大概是种病

=症 深陷UL坑
只想好好当个透明,想默默关注自己喜欢的人
特别喜欢葬爸爸 她是人间的宝物【

【DN/牧法】美しきもの

昨日未完:

-旁人视觉


-牧法+师徒的CP




美しきもの/昨日未完


 


DN同人


 


圣徒X黑暗女王


 


 


 


我想,我是遇到了喜欢的人。


 


那是一位年轻英俊的牧师,总是穿着一身简洁贴服的黑色西服,站得笔直,身后利落的燕尾随着他的步伐轻轻划开空气。


 


灰黑的头发与多云期里的神圣天堂的苍穹是同一个颜色,额前留着微微掩着右侧脸颊的细长刘海,柔软的发丝下是一双无波无澜的深色双眼与淡然的神情。


 


戴着白色手套的手上套着两枚高等冒险家才得以佩戴的戒指映示着他的实力,我总是会在那样一双骨节匀称的手将购买面包的铜币递给我的时候忍不住多看几眼。


 


就是那样的人。隐约带着与所有人间隔开来的感觉,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甚至对他感到害怕。但随着他到我家经营的面包店来光顾的次数多了,渐渐地我便了解到,这其实是一个佷温柔的人。


 


这样的他偶尔会笑。多数是在温和的晴天里头,大概是因为有什么让他感到愉悦的事,与平日那种礼貌性的微笑不同,是发自内心的感到高兴。


 


当某一日我发现,自己会因他那真正的笑容而一同感到快乐的时候,我意识到自己大概是喜欢上这个人了。


 


 


 


【戴着白手套的祭司】


 


“早上好,克丽丝小姐。”


 


带着平淡声线的礼节性问候在我耳边响起,我感觉心跳蓦地顿了一拍,连忙抱紧了手中的面包篮子回过头去。


 


站在面包店门前,戴着白色手套的手维持着推开门的姿势,另一手则抱着从别的商店买来的新鲜食材,那正是那我每日以迫切而微妙的心情等待着的黑衣牧师。


 


“早、早上好,黎奥先生。”


 


我连忙把手上的工作通通放下,站起身来的同时偷偷将白色头巾下的头发与身上的衣裙理了理。


 


“今天还是和往常一样吗?”


 


迈开步子朝那已经走进店里来的年轻男性走过去,我扬起笑容努力地表露出自己的亲切与善意。


 


“嗯,麻烦你了。”


 


他亦朝我还以笑意。我忍不住愣了愣神,因为那样真切的表情而感到有些惊讶。


 


“是发生了什么愉快的事吗?”


 


我一边小心又好奇地发问,一边伸手取了牛皮纸袋,到面包架前忙碌起来。


 


“算是吧。”


 


在牧师职业中选择了祭司分支的黎奥偏了偏头,左手似乎下意识地抚上了戴在另一手的食指与中指上的两枚戒指。


 


“毕竟冬天过去了。”


 


“黎奥先生不喜欢冬天吗?”


 


“不是我的原因。”


 


年轻祭司的深色眼底里轻轻涣开一阵柔和的光泽。


 


“家里的病患熬不得冻,冬天总是会特别难过。现在冬季过去了,怎样也松口气。”


 


我看着那样的他,禁不住发愣起来,手上正将夹起的小圆面包放入纸袋中的动作也就这么停住了。


 


愣了半晌我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连忙慌慌张张地回过了头,故作自然地与他变相聊起了天气的话题,同时偷偷地多塞了一个长棍面包进袋子里。


 


戴着白色手套的祭司一如既往地用他那只骨节匀称的手将面包钱递了给我,温淡的一句“谢谢”后,祭司黎奥抱着今日早晨丰收的食材,推开面包店的门走了出去。


 


在他走后我依然无心专注于自己的工作,脑子里满满地浮现着的都是他的身影与那像冬末化雪一样柔和的笑容。


 


果然啊。我对,这个人……


 


 


 


【那个人的师父】


 


年轻的祭司,黎奥先生,他并非一个人居住的。


 


事实上我对他的了解相当有限。尽管我总是小心翼翼地将在他在平日的对话中不经意提起的有关自己的事都努力地记了下来,但我对他的了解仍然相当微薄。


 


我只知道,他是一位到达了冒险家最高等级的祭司。定居在神圣天堂,不知为何而脱离了神殿骑士团。我鲜少听说牧师会从那代表着神圣与制裁的皇家组织中脱离出来,但看着那样谦和而待人有礼的黎奥先生,我相信这当中必定有着难言之隐。


 


我还了解到,祭司黎奥是随着那将他从凯德拉关卡中的祈祷者安息处里救出来的师父来到了神圣天堂,现在正与对方居住在一起,负责各种生活起居。


 


庆幸着能与这样的他相遇不容易的同时,我不禁好奇祭司黎奥口中提到的,他的那位“师父”。


 


祭司的师父,到底是怎么样的人呢?


 


尽管在每日有限的对话中,祭司黎奥会主动提到的话题大多都是与他的师父相关的。我亦因此而了解到,黎奥先生的师父似乎是个非常畏寒,身体孱弱的人。大概也是因为如此,他的那位师父很少出门,生活上的各种事物都是由黎奥先生在打点,因此我才能在每日的某个固定时段里见到出来购买生活用品的这个人。


 


我认为贸然地去打听对方所尊敬、所看重的人是相当冒犯的事,于是我没有主动问太多,仅仅是像今日这样,听黎奥先生自然地提起来,带着温柔的神色。


 


但是作为从小出生在神圣天堂,在经营面包店的父母的爱中长大的我并不太了解,冒险家的事。在遇到祭司黎奥之前,我甚至一度认为冒险家就是一群为了钱财与名誉而游走在生死之间的人。因此并没有办法很好地理解,黎奥先生与他口中的“师父”到底是怎么样的关系。


 


啊,不过……


 


能够将这样文质彬彬,待人有礼的黎奥先生收作徒弟,相信那一定是很有涵养,很有底蕴的长者吧?


 


也许还是一位性格有趣的老人呢。因为偶尔,黎奥先生在提起他的师父的时候露出头疼而无奈的神色。我总是看着那样的他,无可奈何却又毫无办法,再怎么抱怨眼底却依然带着散不开的柔和光泽,禁不住笑了起来。


 


我大概就是被这个人,如此这般的……形形色色的各面给吸引了吧。


 


在露出那样无奈的神情的时候,眼中却依然流动着温柔的意味。就是这样子的人,任我如何都移不开目光。


 


 


 


【红翼的魔女】


 


我听见父亲在面包房里喊着我的名字。有些心不在焉地从柜台后的椅子上站起身来,我走入屋内去取新鲜出炉的面包。


 


穿着黑色西服的祭司,黎奥先生,已经五天没有出现在我家的店铺了。


 


虽然我知道,冒险家的生活本身就是不规律的。但按照我对那位年轻祭司的了解,因为平日总要忙于照顾他那身体虚弱的师父,黎奥先生是鲜少如此长时间离开神圣天堂的。偶尔一两日并不需要担心,但此刻都快过去一周了。


 


将新鲜的面包在架子上摆放好,我重新在柜台后坐下,低落地叹起气来。


 


我并不是不相信那个人的能力。我知道,他所属的是一家非常有名并具备与之对应的实力的公会。曾经我记下了那家公会的名字,再向其他来光顾的冒险家打听,得到的反馈实在让人惊艳。


 


甚至不去考虑背景的事,祭司黎奥本身就给人以一种极其强大的印象。他并不张扬,只是安静地站在那儿,身姿笔直仿佛没有任何不为任何所动。尽管我不了解冒险家的事,但他平日总配在腰间的那把有着粉色宝石的银色魔杖所散发的幽蓝流光实在太过显眼,比起很多其他的冒险者更为活跃的光芒,预示着这个人绝对的实力。


 


明明是,那样的人……是出了什么事吗?他现在到底在哪里呢,是不是受了伤?


 


然而不管再怎么担心,我却没有能力做任何事。我甚至不知道他的准确住址,没办法找到那个人。


 


我坐在柜台后独自叹气,觉得沮丧又不安。就在这时,面包店的门忽然被人推开了。


 


“啊……欢迎光临。”


 


我连忙回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两手还留在柜台的台面上,我抬头将目光投向刚走进来的客人,不禁一愣。


 


赤红色的羽翼在第一瞬便将我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那双背在背后的鲜红翅膀缓缓扇动着,是极具生命力的颜色。


 


我知道,那是从高等冒险家以及皇室贵族们都佷沉迷的钻石龙蛋中所开出来的珍贵物品。像是这样赤红色的翅膀更是罕有,光是从色泽上就预示了来者的阶层高度。


 


有着那样高贵红翼的,是一个慢慢走进店里来的穿着白色衣裙的年轻女人。她有着一头淡米色的头发,柔软的发丝垂落在右肩上,黑色的眸子微微垂低眼睑,恬静温和。明明有着脱俗的安静气质,年纪看起来却和我相差无几。尽管有些苍白,她的容颜非常美丽,甚至让人看不透她的准确岁数。


 


从装束上不难看出她是一名魔法师。散发着甚至比黎奥先生那根魔杖还要活跃的流光的银色法杖就别在她的身后,厚厚的魔法书在她的身侧漂浮着,仿佛有自主意识一般时不时翻翻页。


 


我几乎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打量一位气场出众的魔法师。她穿着白色的有着燕尾的衣裙,黑色的长袖下是一双纤细的手,那极其精致的指节带着苍白的颜色。


 


尽管从打扮与气势上显得异常傲人,但隐隐地却能从她的身上感受到纤细的脆弱感。我看着便不禁愣住了,同时也觉得很是错愕——这样的人,为何会走进像这样普通的面包店中?


 


“你好。”


 


在我呆滞的目光下,有着红翼的魔法师开口了。她迈着轻得听不见回响的脚步走到我面前,嘴角缓缓带起几分弧度。


 


“请问,面包要怎么买?”


 


我看着那位气质纤细的魔法师朝我微笑起来,然后用似乎有些困扰的口吻发问。


 


“……啊,这个。”


 


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对于她的问题却也觉得佷莫名。我有些尴尬得整了整身上的裙子,在她面前站好。


 


“请问您需要点什么呢?”


 


“嗯……”


 


她轻轻抬起有着淡色发丝的头颅,同时用仿佛一碰便会碎散的苍白指尖点了点下唇。


 


“一种长长的面包,和一种圆形的面包。”


 


“……那样的面包有很多种呢。”


 


“啊,是吗?”


 


听见我的话,她似乎苦恼了一下。随后突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魔法师轻轻打了个响指,一张纸条不知何时已出现在她的掌心上。


 


“我看看。”


 


她嘟囔着,打开了纸条。


 


“嗯,一个长棍面包,三个小圆面包。”


 


大概是对应着纸条上所写的内容,她念了出来。


 


“好的……”


 


我禁不住觉得有些汗颜,同时转身绕出柜台,准备去给她取面包。


 


看起来果然是地位崇高的冒险家。甚至可以说平日总得到了充分的悉心照顾,以至于像现在这样缺乏生活能力。


 


好奇着这位顾客到底有什么身份背景的同时,我取了纸袋,来到面包架前准备为她盛面包。突然间我猛然地察觉了什么,手上的动作就这么停了下来。


 


这个魔法师……她所要求的面包种类与数量,与平日黎奥先生所购买的一模一样。


 


惊讶又奇怪的感觉瞬间充斥了我的心腔,几乎要夺走我的所有注意力。连串的信息接合在一起,让我无法很好地反应过来。


 


心不在焉地将面包装入袋子里,我站直起身同时回头去看向那名有着红翼的高贵客人,神色复杂。


 


她似乎正在观赏店里其他种类的面包,并没有留意到我不自然的神情。我不禁再一次将她打量,看着她那毫无瑕疵,却带着近乎病态的苍白的肌肤的时候忍不住开口发问。


 


“请问……”


 


她将长相出众的脸朝我转了过来。


 


“您……认识黎奥先生吗?”


 


 


 


【祭司黎奥的师父】


 


尽管心底里似乎隐隐有了答案,我却依然想要真正地去接近事实。


 


年轻美丽的魔法师听见我的发问,似乎有些惊讶,但随后便露出了释然的温和笑容。


 


“嗯,他是我的徒弟。”


 


一瞬间出现在心口的感觉非常微妙。我似乎感觉到有一层让我好奇发痒的纸被轻轻捅开了,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块重石压在了心底里的某个位置,让我无法不去在意。


 


“果然是……您啊。”


 


我几乎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到底想要说什么。慌慌张张地把手中的纸袋折好,递了过去,同时结果她给我的铜币。


 


有着红翼的魔法师接过了装了面包的袋子,用好看得让人羡慕的黑色眸子仔细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她继而再次露出笑容,偏了偏头看着我。


 


就是这样,看上去与我年纪相仿,却无比出众而美丽的人,是那位谦逊有礼的黎奥先生的师父。


 


一直以来在我的设想中,被那样的黎奥先生所细心照料、打从心底关爱着的那位“师父”,应该是一位上了年纪,宽厚而慈爱的老者。将受伤的祭司从魔兽的手下救出,因身体羸弱而常年呆在家中,偶尔会做出一些让徒弟无奈的事,却又被真正地爱着。


 


没想到,那样的人……居然会是像此刻站在我眼前的这名魔法师一般。极其年轻,容颜出众,有着安静文雅气质的同时却又不乏魔法师特有的傲人气势。


 


也就是这样的她,是被黎奥先生在平日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的人。


 


意识上的打破在短时间内实在是太多了,我感觉脑袋里乱哄哄的,甚至没能好好理解自己在想些什么、想知道些什么。


 


“小黎他受伤了。就在几天前,我们一起去狮蝎巢穴的时候。”


 


我猛地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忽然开口说话的年轻魔法师。


 


她只是淡淡地看着我,嘴角甚至还带着微微的笑意,一切无不显示她的友好。


 


“黎奥先生他……受伤了?”


 


“嗯。不过不是被魔物伤的,现在巢穴里的怪物动不了他分毫。”


 


她轻轻抬起手,精致的手指卷了卷右肩上的长发。


 


“稍微出了点意外……小黎受了很重的伤,这几天都在修养。”


 


“他、他还好吗?”


 


我紧张地追问道。话一出口方才意识到自己的情绪似乎表露得太过明显了,连忙低下头来,甚至不敢去看对方的目光。


 


然而祭司黎奥的师父似乎并不在意我的态度,只是继续说了下去。


 


“嗯,现在已经没事了。公会里还有其他佷出色的祭司,及时治疗后就没问题了。现在只要把伤养好就行了呢。”


 


“是吗……”


 


我如释重负地叹了口气。


 


“太好了……”


 


有些意外地,下一刻我听见了那位年轻魔法师发出了清朗的笑声。


 


有些错愕地抬起头去,对方正看着我眯眼微笑起来。我被她看得有些慌乱,眼神不断地闪躲起来。


 


“谢谢你。”


 


她忽然说道。


 


“这几天一定佷不安吧?现在已经没事了,不要担心。”


 


说着她抬起手来,明明身高与年纪看上去都同我差不多,祭司黎奥的师父却用她那纤细的手轻轻摸了摸我的发丝,带着凉意的指尖不经意地划过在我侧脸。在错愕的神色间,我看见她扬起了温和的笑容。


 


“啊……不用道谢,这个……”


 


我愈加慌张,被她摸着头发的同时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甚至不清楚自己应该说些什么。


 


那苍白的魔法师收回了手,怀里抱着面包。嘴角的弧度就那样淡淡地挂着,仿佛带着让人无法拒绝她的任何举动。


 


“是谢谢你这么关心小黎。”


 


她温温淡淡地说着,然后缓缓转过了身。漂浮在半空的魔法书跟了上去,她迈着轻轻的步子离开了。


 


我又看见那双鲜红的羽翼,占满了我的视线。心底里有着一股搅合不清的滋味,我不清楚此刻自己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


 


此刻我只是觉得,这个人,年轻的,美丽的,带着病态的苍白的魔法师,真的有着非常适合她的颜色。


 


就是这样子的人……


 


让那样的黎奥先生心甘情愿地呆在她的身边,不到任何地方去。


 


虽然我并不清楚他们之间到底有着怎么样的故事,但我想……这样子的他们,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毕竟,不管是黎奥先生,还是有着红翼的魔法师,看起来都非常满足,对于现在的生活。


 


 


 


【美丽的事物】


 


遇见了黎奥先生的师父的几日后,那穿着黑色西服的祭司再一次出现在了面包店中。


 


我惊讶地从柜台后站了起来,看着那身后带着燕尾的年轻男子缓缓推开门走了进来。他回过头,对我扬起了礼节性的礼貌笑容。


 


“早上好,克丽丝小姐。”


 


他一如既往地朝我说着,一手抱着从其他地方买来的新鲜食材。魔杖配在腰间,戴着白手套的右手指节上的两枚戒指依旧折射着璀璨的光,祭司黎奥静静地看着神色复杂的我。


 


“请给我和平时一样的分量。”


 


他平淡地说道。


 


我看着那仿佛不曾改变过任何的他,愣愣地站在原地半晌,方才跌跌撞撞地绕过柜台去给他装面包。


 


递给他与几日前交给那红翼的魔法师相同种类、分量的面包,我接过了从那戴着白手套的手所递来的铜币,踌躇了一下,还是决定开口。


 


“黎奥先生……现在已经没事了吗?”


 


闻言,他用深色的眼睛看向我,微笑。


 


“是的,已经好多了。”


 


“那就好……”


 


“莫利前几天到店里来的时候,有给克丽丝小姐添麻烦吗?”


 


“莫利?”


 


我奇怪地歪了歪头,随即明白过来。


 


“啊,是说黎奥先生的师父吗?”


 


“……那家伙,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介绍吗。”


 


他皱起眉头。


 


“没、没关系……”


 


“非常抱歉,她有时候并不太注重礼节。”


 


他郑重地向我说着,又再一次露出了与平日一样的无奈的苦笑。


 


“之前我都在修养,她要分神照顾我也没能好好注意饮食。所以前几天才把她打发来你这里买点面包,不这样做的话那人总会以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无视正餐……”


 


他开始了和平日一样的述说。我耐心地听着,这也是我对这个人所最为喜爱的一部分。


 


平淡而带着磁性的声线交织成这个人的生活蓝图,那一瞬我似乎看见了什么极其美丽的事物。就在那迎着橱窗透入来的光的脸侧,年轻的祭司的脸上停留着的,仿佛要永远印在我的脑海里的神色。


 


就是,这样的人,让我发自内心地喜欢着。


 


尽管……他大概,这一世都不会成为我的命定之人。


 


 


 


随后日子又恢复到了最平凡不过的日常。


 


黎奥先生依然在每日的固定时段到店里来光顾,面包的种类和分量也会因日期不同而发生变化。据此我已经能够推测出他那一日大概是什么样的作息,大部分应该是和他的师父一同用餐,偶尔也许会增加两三名客人。


 


平稳而规律的生活,没有比这更好的了。


 


而后从极其平常的某一天起,黎奥先生忽然不再光顾面包店了。


 


担心着他是不是又受了什么重伤的同时,我想起了前一日最后见到祭司黎奥的时候,他告诉我买完面包后打算到铁匠柏林那取他的师父拿去强化的法杖。


 


于是我去找了铁匠柏林。他告诉我,冒险家公会的认证等级提高了,大批的冒险家离开了神圣天堂,朝莲花沼泽出发,开始了新的旅程。


 


……原来是,这样啊。


 


到底,这个神圣天堂没办法将那个人给永远留住。


 


他们是冒险者,有着自己即使付出生命都在追求的事物。


 


那个人也是一样的,毕竟迈开了他停驻许久的步伐,追随着对他来说比什么都重要的人或事物而远去。


 


我站在神圣天堂的土地上,看往南方的天空。


 


心情开始变得舒畅起来。南来的风带起我的衣裙,我就那样看着,开始由衷地为那位黑衣的祭司与他有着红翼的师父祝福。


 


哪怕是一瞬间,我想在某一刻,我大概的确是看到了那样的东西——或许时光,或许只是不经意的笑意,但我知道,那必定是最美丽不过的存在。


 


 


 


 


-Fin-


 



评论

热度(18)

  1. 大概是种病昨日未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