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种病

=症 深陷UL坑
只想好好当个透明,想默默关注自己喜欢的人
特别喜欢葬爸爸 她是人间的宝物【

Healing Kiss

55555555都快哭了…靠……

<<< 孤岛国王:

#30题·亲吻某处#


     他们又回到了神圣天堂。周围一同从王城边界战场上凯旋的伙伴此刻叽叽喳喳笑闹成一团,将巢穴里光是咆哮就几乎能将血肉撕裂的怪物抛之脑后。


      柯瑞斯特尔的目光越过他们的脑袋,在一个小小的包围圈里找到了熟悉的发色。脸上的擦伤已经在治愈术的作用下消失,爱莫瑞德捋捋前额的刘海,仿佛注意到对方的视线,年轻的魔法师转过头,看着柯瑞挤过人群走向这边。


      缠着绷带的手被圈起,柯瑞小心的一点点解开,看到微微渗出鲜血的伤口,毫不迟疑的捉到唇边,在一旁印下一个浅吻。很快的,伤口像溶解一般,消失在手背上。


      周围不加掩饰的调笑声揶揄着这对甜蜜的情侣,而爱莫瑞德的脸色却越来越差,将包裹在一片温暖中的手抽出来,转身朝反方向挤出人潮,柯瑞紧追着一同离开。队友们全当是害羞的逃跑,有说有笑的继续被俩人打断的话题。


      「瑞尔蒂……」柯瑞斯特尔用柔软的语气,把这声混合着无奈的叹息吐出。急步前行的人狠狠踏了一下地面,刹住脚步转过身的瞬间,十字军几乎就能感受到涨破的怒气给了他迎面一拳。比他矮一个头的恋人几乎咬牙切齿的抓上他的领口,红着眼眶怒目而视。气氛十分僵硬,柯瑞带有讨好意味的抚上抓皱衬衫的手指,却被甩开。


      「你这个自以为是的滚蛋。」爱莫瑞德在颤抖,绝大多数的愤怒和少数说不清是别的什么的情绪发泻在字里行间。


      「我知道。」柯瑞斯特尔任由领带散乱在胸前颈间,露出狰狞的伤口——切至深面,未被隔断的肌肉底下的肋骨也断了几根,治愈术几乎无能为力,而他还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随队伍回城——爱莫瑞德依旧觉得惊心动魄,这个白痴不管不顾的越过半个战场跑来给自己开光环,却在吟诵时被怪物偷袭。


      『你脑子里都是猎犬吗!!不开光环我挨一下也不会怎样!』


       她记得她当时是这么吼他的。


      『我答应过要守护你的。』


      那一瞬间魔法师的世界凝固了,面前因痛苦而扭曲的脸上玫瑰色的眼睛里是不可名状的坚定,激烈的情绪起伏让这抹色彩更为绚丽。


       爱莫瑞德再次抓上对方的领口,凶狠的对着嘴唇吻上去,就像之前柯瑞对她做的一样,不过没有治愈效果。


      「没个正经就不要随便学别人耍帅。」


      「我这是真帅……」


      「闭嘴!」


       一拳揍在对方肚子上,却引来一阵意想不到的痛呼,始作俑者有点慌乱的低头查看伤势,又被附有薄茧的手指抬起下巴。微凉的触感贴上双唇,温热的吐息交织混合,柔软的情感在两人狭小的空间中发酵。


      「……我又没学治愈术,吻我没用。」


      「不,有用的。」


      「下次再这样做我就把你剁了烧汤喝。」


      「好。」


       他们同时收紧了怀抱,感受仿佛失去已久的温度,在彼此缠绕在一起的发丝间细密的亲吻。

评论

热度(4)

  1. C₈H₁₀N₄O₂C₈H₁₀N₄O₂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派送中的快递
    转存
  2. 大概是种病C₈H₁₀N₄O₂ 转载了此文字
    55555555都快哭了…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