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种病

=症 深陷UL坑
只想好好当个透明,想默默关注自己喜欢的人
特别喜欢葬爸爸 她是人间的宝物【

【海囚】Peraco对自己而言就是个麻烦(企鹅组/花太生贺)

冥亡8:

# 企鹅组,Rock(0203号)×Peraco(0108号)。


# 在行为上温柔但不肯承认的男人和话很多的活泼幼女。


 


Peraco对自己而言就是个麻烦。


没错,麻烦。


 


“Rock!我肚子饿啦~”就在某晴朗的一天,叼着香烟的Rock正拿着鱼竿坐在冰原边上钓鱼的时候,他突然听到有一个体重很轻的小家伙正从身后跑过来,然后直接扑了过来抱着自己的脖子吵吵闹闹。


 


“Peraco……你刚才不是和Rocma她们吃过了吗!”不用回头看都知道来者是谁,不过二手烟对儿童的身体不好,Rock也下意识地迅速掐灭香烟,但脸上也马上浮现出不爽的神色。


“是吃过了啊!但是感觉有些吃不够……”抱着男人脖子的手还是没有松开,Peraco干脆把下巴也搭在了Rock的肩膀上,声音软软听上去就快像饿死一样……肯定是装的。


 


“……啧。”可以感受到她呼吸的热气正吹拂着自己的耳垂,而Rock黑着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们稍微僵持了一下。但在Peraco准备再次开口撒娇的时候,他却突然主动放下了鱼竿,并把手伸进水桶里摸出几条比较肥美的鲜鱼递去身后,用有些拿她没辙的口吻说道:“这些鱼给你加餐,不能再多了!”


 


“噢噢!太棒了!谢谢Rock!”


“吃完赶紧走,声音那么大把鱼都给吓跑了!”


 


终于露出灿烂笑容的Peraco欢天喜地地接过鲜鱼吃了起来,Rock则不耐烦地用手推了推她的身体命令她快点离开这里。话说自己也不是第一次给她鲜鱼给她加餐了,结果就把Peraco培养成一个肚子一饿就缠着自己不放的小萝莉,简直麻烦到不行……不过就算她吃了自己的很多条鲜鱼,身上应该发育的地方还是没有发育啊。


 


……等下,不要把成年人的肮脏思想代入到她的身上比较好。


 


“终于能安心钓鱼了。”身后恢复了平静,自己脖子和耳垂上的触感也消失了,Peraco应该离开了吧?Rock闷闷地打了个哈欠,然后把刚才掐灭的香烟重新点燃美美地抽了起来,抽完后又从烟盒里拿出另一根继续抽,眯着眼睛透过缭绕的灰色烟雾仔细地观察着鱼竿是否因鱼而颤动了一下。


 


不过,一个人一直坐在这里钓鱼还是挺无聊的。


毕竟这座冰山岛的居民本来就不多,须野小姐似乎喜欢一个人看雪景,住在一起的Shirogane和Yukisada也不是什么话多的人,Rocma平时也只是静静地看着Mafuyu玩耍……除了有一票弟弟的Peraco最擅长活跃气氛以外,好像也没什么人能驱散岛上如冰一般的寂静了。


 


“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又钓上几条鲜鱼的Rock盯着飘着几块浮冰的海面不说话,半响后才小声地自言自语道。


然而现实就像是故意打Rock的脸一样,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他的身后猛然又传来了一阵带着笑意的说话声:“Rock!抱歉我又饿啦……还有鱼吗?”


 


“你这家伙怎么吃得比我还多啊?!”他忍无可忍……不对,也不能算是忍无可忍。在听到Peraco的声音时Rock也不是什么暴跳如雷,只是怒骂了一句后,迅速从水桶里掏出了最大的一条鱼狠狠地向身后甩去,按照这个角度这个距离这个力度,只要Peraco张开嘴巴就能准确投食……


 


然而她却正巧向前走了一步,那条鱼「啪」的一声打在了她的额头上,小企鹅应声倒地。


“Peraco?!”等了几秒也不见Peraco主动爬起来,担心她是不是砸伤头了的Rock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急忙扔下鱼竿跑了过去,抱起她轻轻拍脸和摇晃摇晃。不过,在看到紧闭双眸的Peraco嘴角憋笑的样子,他顿时明白了这只小企鹅就是故意装晕让自己担心而已。


 


小混蛋,我以后再也不给你加餐了你信不信啊?!


 


◇◇◇


 


Peraco对自己而言就是个麻烦。


是的,就是麻烦,我要重复第二遍。


 


原本自己只是想去冰山岛最高的地方瞭望一下海面而已,但Peraco却误以为自己打算去山上滑雪,非要跟在自己身后吵着还和自己一起玩……都说了我登上雪山山顶才不是为了玩啊!看着怎么都不相信自己的Peraco,Rock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就转身向山上走去,算是默认了她可以跟上来吧。


 


然而,事情哪有这么顺利哦。


 


“好痛痛痛痛痛……”在半山腰,原本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叽叽喳喳找话题的Peraco突然摔了一跤,Rock转身看着她打算等她站起来再跟上自己,但她却有些痛苦地揉着脚踝似乎有些使不上劲。


 


“……怎么了?”眼瞅着她的脚踝似乎有些红了,Rock皱着眉头走上前去并蹲在Peraco的前方,然后伸手抬起她的脚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已经扭伤了。“脚崴了,难怪站不起来。”肿起的小包在幼女纤细洁白的脚踝上还真是醒目,Rock试着轻轻揉揉一下,但Peraco马上发出的痛呼声却让他赶紧收回了手。


 


“哎?!那我岂不是登不上山顶了吗……”马上意识到现在站不起来的现实对自己而言代表着什么,Peraco瞪大双眼惊讶地说道,脸上也浮现出了失望的神色。


 


“不止你登不上,我今天也没办法去山顶了。”Rock抬头默默地把她脸上的表情尽收眼中,不过也没有什么责怪的意思。“看你现在的伤势是没办法靠自己一人回家的,我也不可能一个人去山顶而把你抛在半山腰……啧!虽然很麻烦但也只能这样了。”说着,Rock突然转过身背对着Peraco,但他的手也向后做出了准备托举的姿势,就好像在等候着幼女爬上自己的后背。


 


“上来。”


 


“咦?!是我给你添麻烦了你不介意吗……而且Rock也会这么主动地把自己的后背毫无防备地暴露在别人面前吗?!”没想到表情不是冷淡就是凶恶的Rock居然也会做出这样关心……别人的行为,这连Peraco都愣住了,歪着头不知该不该爬上这个男人的背。


 


“我说的是不要把后背毫无防备地暴露在敌人面前!还有,我叫你上来就快点上来!”


“……嗯!”臭着脸的Rock又命令了一句,而这次的Peraco也不再惊讶什么,有些笨拙地爬上男人的宽厚后背就紧紧抱着他的脖子和肩膀不放了。


这家伙还真是不客气啊,不过好像比之前重了一些……长大了一点?稍微掂量了一下身后幼女的体重,Rock在心里默默想着,然后转身迈步向山下走去。


 


在下山途中,Peraco少见地没有说话,当对此反而有些不习惯的Rock转过头去看的时候,才发现背后的那只小企鹅早就已经睡着了。“真安静。”肿着的脚踝要尽快得到休息和冷敷,Rock忍不住加快了步伐急匆匆地向冰山村走去,在雪地上原本向上而行的一双大、一双小的脚印旁边又多了一串向下而行的大脚印了。


 


纯净的白雪因为能反光而显得有些刺目,不过这对一直生养在这里的企鹅们而言早就习惯了,Rock在高处向下一跳就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一点也没有惊醒正在自己背上睡得淌口水的Peraco,而他的前方就是冰山村的大门。


 


“下午好!Rock……嗯?你背着Peraco吗?”Yukisada正在大门附近扫雪方便居民通行,一看到Rock来了就热情地打招呼,不过也对正背着熟睡幼女的Rock感到些许惊讶。“没想到你会这么关心Peraco……有点意外呢。”毕竟在Yukisada的印象中,Rock的形象基本都是对Rocma比较客气、对Idate一见面就吵架和打架、对Shirogane相对毒舌的冷酷男子,大概是因为他的那张脸从来没有笑过的原因吧?然而,眼前的Rock似乎和「温柔」一词拉上了一些关系……他只对Peraco温柔啊。


 


“这不叫关心!Peraco她受伤了,只是顺带而已。而且如果把Peraco抛在半山腰上不管的话,Rocma也不会放过我的。”有些郁闷地瞪了Yukisada一眼,Rock就走进大门急匆匆地向Peraco家赶去。但在刚刚经过Yukisada的时候,他又转过头有些迟疑地说道:“对了……你家有医疗箱之类的东西吗?”说罢,为了防止熟睡中的Peraco从背上滑落,他又用手臂托了一下她的身体。


 


◇◇◇


 


Peraco对自己而言就是个麻烦。


重要的话要重复三遍,谁别拦我。


 


“不过很安静啊,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Rock依旧带着鱼竿和水桶在冰山村附近钓鱼,照理来说,一般这个时候Peraco肯定会从身后扑过来向自己吵着要鱼吃,自己不给她还肯定不撒手的。可是今天,自己都钓上了好几条鱼了Peraco还是没出现,周围静得让Rock都有些不习惯了,这也太不符合常理了吧?


 


“会不会出什么事了。”虽然觉得自己虽然讨厌吵闹的环境、但还是忍不住去寻找噪音根源的做法很奇怪,不过Rock还是放下鱼竿直径向冰山村走去,不一会就来到了Peraco家的门前。“喂,Peraco你在家吗?……喂!”刚想敲门却发现门居然没锁,奇怪的现象让Rock心头一紧,连门都没有敲就用力推门而入。


 


可出乎意料的是,屋内的情况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遭劫似的凌乱,Peraco的三位弟弟应该是出去了,而Peraco则缩在被窝里向自己不断挥手……你搞毛啊?!


“你……!都大中午了怎么不出去晒晒太阳,居然还在睡觉?”感觉自己被戏弄了,但就算胸腔内涌起了一阵火气Rock也没有发作出来,而是大步走到Peraco床前凶巴巴地问道,并伸手想把她从床上拉起来。


 


不过就在刚伸出手的时候,敏锐的他也马上发觉今天的Peraco脸色有些不对,红彤彤的样子就像给脸上涂了胭脂似的,眼睛也不如以前那样溜圆精神了,只有面对自己时勉强硬撑的笑容而已。“你发烧了?”伸出的手僵了一下最后落在了她的额头上,滚烫的感觉让Rock的眉头皱得更紧,看来Peraco是病了才没有出去玩吧。


 


“啧,你一定是半夜踢被子才会发烧的!”想起以前Peraco的冒失,Rock忍不住骂了一句。


“Rock说话也太精准了啦!不过、咳咳……”刚想用有些沙哑的声音说自己没事但马上被一阵咳嗽声给强行截断,Peraco捂着嘴巴痛苦地咳嗽了好一阵子才停了下来,拿起旁边的水杯喝了一口才喘过气。最后她也只能缩回被子里轻叹一声,表情很是难过不如以前那样自信活泼了。


 


“……”Peraco的细微表情一点也逃不过Rock的眼睛,但自己一直坐在这里看着她生病也不是个办法,不知为什么感到非常不爽的他稍微沉默了一阵,然后把视线悄悄撇开突然说道:“喂,我肚子饿了,待会去钓鱼,顺便给你留几条怎么样?”


“好啊……!我要吃大的!”一听到吃鱼就变得特别兴奋,原本还有些虚弱的Peraco顿时睁大了眼睛,Rock仿佛都可以从她的瞳孔中看到闪烁的星星了。


 


“那你就在这里盖好被子给我等着!”病人是需要进食来补充营养的,Rock哼了一声后就从床边站起准备离开,但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严肃地说道:“对了,这次就算了,下次你一定要锁好门,万一有坏人进来了怎么办。”


“嗯?锁门……啊,你说那个啊。”先是奇怪地愣了一下才慢慢反应过来,Peraco嘴角旁的灿烂笑容逐渐收敛为淡淡的笑意,然后用调皮的口吻轻声回复道:“嘿嘿……那是因为我猜到Rock一定会来的,所以我才没有锁门啊。”


 


“……?!”对方的回答让Rock的身体僵了一下,在迅速扫了Peraco一眼后就急匆匆地大步离开,就好像并没有听到她刚才说的话一般。


 


可正巧在门外路过的Shirogane则看见从Peraco家出来后的Rock突然狠扇了自己一巴掌,然后就无辜地被瞪了一眼,吓得赶紧躲回了和Yukisada居住的房子里。而重新回到冰原旁钓鱼的Rock究竟是啥表情的他自己不知道,不过在他钓鱼的时候突然从海面上蹦出来的Idate应该是知道的。


 


“嗨~来借个火。”敏捷地躲过Rock向自己鞭过来的鱼竿,依旧非常欠揍的Idate干脆坐在一块浮冰上翘着二郎腿,用刚才以闪电般的速度从水桶旁偷走的Rock的打火机点燃了香烟并得意洋洋地看着他,这算是在挑衅吧?不过今天Rock似乎对他的出现并没有像以前那样暴力相向,依旧一脸冷漠地钓着鱼。


 


“是在为那只小企鹅钓鱼对吧?”下意识地检查了自己的裤链有没有拉上,Idate也似乎猜到了Rock今天是没心情和自己打架了,不过他倒也不介意。“话说,最近我在附近游荡的时候啊,总看见你对那只小企鹅还挺关心的嘛……喂,对你而言,她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啊。”叼着烟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Idate眯着眼睛不怀好意地问道。


 


“麻烦。”


 


没想到Idate会提出的这样问题,但Rock还是不假思索地说道。此时他的鱼竿稍微动了动,他赶紧熟练地把鱼线往回收,不一会就把一条肥美的鲜鱼给钓了上来,是Peraco爱吃的那种鱼。Rock抓起那条活蹦乱跳的鱼掂量了一下然后扔进桶中,给鱼钩挂上鱼饵后再次甩向大海继续钓鱼。看着波光粼粼的海面,紧皱眉头似乎在沉思着什么的他又补充了一句:“她对我而言就是个麻烦。”


 


“……吧?”


 


=== END ===

评论

热度(41)

  1. 大概是种病冥亡之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