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种病

=症 深陷UL坑
只想好好当个透明,想默默关注自己喜欢的人
特别喜欢葬爸爸 她是人间的宝物【

【歌之王子殿下】翔春.同人脑洞段子

………为何虐?

音海_羽忆_阿习习:

#歌之王子殿下##翔春##blackboard#没错又是我大大的脑洞......被这个脑洞虐的不太好.....顺便当喵可生贺的补偿.【请配合BGM.初音未来 - blackboard 食用】


为你流的泪就和那天一样
痛苦的心情则如往常一样
迷恋的心情就和昨天一样
不会动摇的思念明天也还是一样

————————————

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充斥鼻尖.
药水一点一点的通过针头涌入身体.
在日常的排练上突发心脏病还真是糟糕啊.
目光带着些担忧却有些呆滞的看向天花板.
不知道那个女孩怎么样了呢.以她的性格来说.一定会担心的不得了吧.
只要一想起她的笑脸......身体仿佛就立刻充满活力.心里也暖暖的.
......要是没有这个病就好了.
这么苦笑着闭上双眼.
......那样就能一直在你身边吧.

————————————

虽然谁都想将意识变得可见
但我能看见的也就只有两种颜色啊
如果说有和人同等量的色彩
我的双眼应该早就坏掉了吧

————————————

攥紧胸口的衣服.艰难地呼吸着.痛觉袭击了这个身体.
「我还......不能这样结束.」
因为答应好.会一直守护你的.怎么能食言.
就算再怎么痛苦.也要抬起头向前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

将可见的事物作为牺牲
对看不见的事物伸出手
无法将其混合
重复着画出又抹去

————————————

「翔君......翔君......!」
再一次醒来.看到的是心心念念的少女的脸庞和不易察觉的泪痕.
啊啊.抱歉.
「七海...?」
犹豫着呼唤了她的名字.勉强挂起一丝笑容.
「我没事的喔.不用担心......七海?」
回应他的话的是少女突如其来的拥抱.
环住他的腰的少女.看不见她的表情.

————————————

在无比漆黑的板子上涂抹上一片纯白
我想试着在那里描绘自己
摸上我脸颊的你那冰冷手指的痕迹
不管过了多久都没有消失呢

————————————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翔君你......」
沉默许久后少女这么对他说.
他无奈地失笑.摸了摸她柔顺的短发.
「放心吧.我的心脏病并不严重喔.没事的.」
「......真的?」
「真的.向你保证.一定不会有事的.」
少女如释重负地微笑了起来.
终于不再是那个哭泣的面容了.
他的目光投向病房的窗外.
明媚的阳光带着暖暖的温度透了进来.

————————————

当我深深注视着你的双眼时
我身体上的线条便逐渐增加
当我的手与你相互碰触时
你的身体便再度被磨损
你一点一点的化作灰烬
我为什么会看着那景象笑出来呢

————————————

生命的凋零.一切的终结.
令人难过的现实.
今天也依旧祈祷着.能够快些出院就好了.
自己身体的情况.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吧.
「最糟糕......。」
用手臂遮住脸.不想再去眺望那耀眼的阳光.
和你的笑容一模一样的温暖......
袖子不知被什么悄悄浸湿.
「我.快要死去了吧.......」

————————————

将无比纯白的房间涂抹成一片漆黑
我想试着在那里改变自己
因为就算现在的我还是只能看见你
我也想要在某天能够试著去拥抱你
将可见的事物作为牺牲
对看不见的事物伸出手
如果能将其混合的话
就不管是画或抹去都停下来吧

————————————

混乱不堪的病房.
停滞的心脏连带着我的一切思考能力一起.
刺耳的机器声鼓动耳膜.感觉世界停滞下了前进的脚步.
隔着那巨大的玻璃窗所看到的是.
......他再无血色的脸和缓缓盖上的白色被单.
那日的誓言也好.一直以来的温暖记忆也好.都像利剑一样.
「不是说过没那么严重的吗....不是说过一天一天在好起来吗.不是说好要一直待在我身边的吗......翔君......?」

————————————

将无比漆黑的我涂抹成一片纯白
想试著染成和你一样的颜色
将无比纯白的你涂抹成一片漆黑
这样我们是否就能合而为一了呢?

 
 
 
 

评论

热度(13)

  1. 大概是种病Jeanne d'Arc「Alter」 转载了此文字
    ………为何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