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是种病

=症 深陷UL坑
只想好好当个透明,想默默关注自己喜欢的人
特别喜欢葬爸爸 她是人间的宝物【

【海囚】世界末日(鲸熊组)

冥亡8:




# 鲸熊组,Idate×Rocma。


# 平平淡淡的世界末日,剧情也很平淡。


# 最后也仅有一次的温存,其实想看Idate主动牵手后Rocma没有甩开的画面。


 




00】


 


“喂。”耳边传来了Rocma稍微有点提高音调的声音。


 


“嗯……?”昏沉的睡意被打破了,Idate把瞌睡着的眼皮睁开并打了个哈欠,转头向坐在前方的Rocma看去:此时的她身体难得微微向自己倾斜,紧皱着的眉头虽然看不出一丝担心自己的表情但也带了几分焦躁。


 


小小的冰屋只坐着一头北极熊和一头虎鲸,不过他们坐着的距离还有点远。


真难得啊,是以为我死了么?


 


“呼呀,这么害怕我突然死掉的话,坐在我身边不就行了。”嘴角微微的上扬,Idate似乎对Rocma的身体前倾的小动作很满意,“而且还是不要说那么多话吧,虽然这里不缺水源,但还是保存一下体力比较好呢~”


 


“闭嘴,话最多的是你吧?再说我就把你的尾巴给咬下来吃掉。”Rocma有点火大的瞪了他一眼,虽然气势明显不比以前但依旧能感受到迫力,然后她扭过头恢复了之前的坐姿,不想搭理Idate。


 


「滴答」,一滴水滴从有点融化的屋顶掉落在Idate不再锃亮的皮鞋上。


反季节的骄阳比以往还要更加强烈,似乎要把窗帘烧起来似的。些许的光透过细缝照在了Rocma眯起的眼睛上,给她一贯冷艳的表情增加了一丝暖意。


 


Idate默默地看着Rocma好一会,在她发觉后怒瞪自己时表情愉悦的转过了头。当然那该死的、如同毒瘾般的烟瘾也开始犯了,他顺手向口袋摸去——结果只摸出了一个空空的烟盒。


天啊,真糟糕,Idate可不想让Rocma看见自己犯烟瘾而难受得吐血的样子。


 


话说他们在以前一见面就经常打架来着?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至少他们都不想把世界末日前的最后一所冰屋给毁掉。






 


01】


 


问:世界末日要来了,在那之前你想做什么?


答:略。


 


在极地的聚餐中,悄悄地偷喝了一口酒的Mafuyu已经软绵绵的醉倒在地上;Shirogane心疼着自己被当成桌布的披风;Rock打落了Peroco想偷偷喝酒的手,然后往她怀里塞了一条鱼;雪定依旧在畅谈着自己在各个世界的所见所闻,然后发出了这个提问。


 


Rocma正在嚼着手中的鱼还没来得及说话,坐在一旁的Peroco兴致勃勃的举起手来:“要把全世界的鱼都尝一遍!”


 


“哈哈哈,也太贪吃啦,不过有些鱼你是抓不到的吧?”被酒精弄得脸颊泛起淡粉色的雪定露出了好看的笑容,温柔的黄色眼睛眯成了一条线,“毕竟Peroco还小,被一些战斗力很强的鱼拽下海可就糟糕了啊。”


 


“哼哼……如果认为我就这样放弃的话就大错特错啦!”面对雪定的提醒,Peroco颇为得意的抬起了下巴说道:“我可以叫Rock帮我抓……好痛!”


 


“总是麻烦我帮你抓鱼,吃完一桶又一桶的麻烦死了,别总是像一个跟屁虫似的跟在我后面啊。”坐在一旁的Rock忍无可忍的用拳头敲了一下Peroco的头,一脸不爽的说道,“而且不能是「叫」,而是「请」才对吧!”


 


“嗯……虽然你经常对Peroco发火,但一次都没有把她赶走啊。”


雪定在一旁微笑着说道。


 


“虽然说把全世界的鱼都吃掉的志向很大,不过还是要小心那条散发着烟臭味的鱼啊。”坐在一旁看着依旧热闹的同伴们,已经把一条鱼咽了下去的Rocma提醒了一句,毕竟那个最坏最喜欢欺负人的家伙就在他们所居住的极地岛上。


 


那头名叫Idate的虎鲸。


 


“杀、杀气……”Shirogane敏锐的感受到Rocma提醒的话语中隐藏着的愤怒。


“无法原谅……那头把我咬得浑身伤的家伙。”紧皱着眉头,Rocma也不避讳什么,毕竟她的同伴都清楚自己是最反感Idate的。


 


话说回来,Idate可是主动缠着自己的呢。


 


也不知道自己和他的这段孽缘是从哪开始的了,记忆中最早和他对峙的时候不过只是双方头抵着头龇着牙怒瞪着对方,然后他居然超恶心的给自己眨了个爱心。之后自己也曾怒斥过他身上的烟臭味很难闻,命令他离自己远点,但他依旧不知死活的纠缠。


 


“难道是因为爱么?”


在某方面还算很懂的Peroco曾对自己这样说过,但Rocma懒得去考虑Idate的行为表达着什么意思,只要他在自己面前出现一次、自己就把他揍回到海里就可以了。


 


更何况他在不久前还把自己抱着咬得浑身都是伤,身体在运动时隐约感受到的丝丝疼痛就是未愈合的伤口。考虑到他在之前被自己踢裆前对自己说过的「该不该也咬一下你的身体各部位呢」,看来他还真是做到了呢,好想揍死他。


 


哪怕下一秒就是世界末日,自己都不会原谅他。


她受不了Idate看向自己的目光。


 


“Rocma,在世界末日之前你想要做什么?”看见Rocma低沉着脸,虽然已经有了醉意,但雪定依旧有些小心翼翼的问到。


 


“把Idate大卸八块。”挥了挥手把脑海里Idate的脸抹掉,Rocma看着自己尖锐的爪子说道。


“我讨厌像他那种没品的男人。”


 




 


02】


 


问:世界末日要来了,在那之前你想做什么?


答:略。


 


“喂,借个火。”


“滚。”


 


在Rock坐在冰丘上钓鱼时,Idate突然从海面上冒了出来,轻松地爬上了Rock所在的冰丘上靠着身子,悠闲自得的从口袋里摸出了刚买来的一盒烟,不由分说的抢走了Rock手中的打火机点燃了香烟吞云吐雾起来。


 


“烟味都把鱼给赶跑了啊。”


 


和Idate的关系本来就很糟糕的Rock有点烦躁的对身后的男人说道,说真的他一看见这头虎鲸他觉得自己的中指就要勃起了,甚至想拿枪直接把他轰了或让之前自己捡回来的巨型章鱼把他收拾掉,但为了不惊动底下的鱼Rock还是忍了下来。


 


更何况岛上Peroco还在等着自己喂。


 


“你身上还不是一股子臭烟味。”Idate一脸嘲讽的反驳了过来,他可是很享受现在无人打搅的时间,虽然内心里还蛮期待能遇见那个白色的身影的。


话说回来,怎么感觉最近的天气有点热了呢。


 


“前几天我们聊天聊到了世界末日。”就在两个男人沉默了没多久,Rock突然说道。


“Rocma说要在世界末日来临之前把你大卸八块。”


 


“哇,真不愧是白熊酱……”听到Rock的话,Idate露出了很高兴的表情,龇开的嘴露出了锋利的牙齿,眼睛都微眯成了一条线,“直到世界末日都对我这么热情,好想对她做一些有趣的事情啊。”


 


“话说回来,你会在世界末日来临之前做什么?”


 


“我?没想到Rock也会问这种感性的问题啊。”Idate把烟灰弹落到海里,他不假思索的说道:“当然要在世界末日之前,把白熊酱推倒啦。”


难怪Rocma会这么讨厌你,Rock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他的中指似乎又要勃起了。


 


“Idate!”


 


就在这时,岸上出现了前来捕鱼的Rocma的身影,很明显她已经发现了Idate。


杀气瞬间就爆发出来,黑色的利爪已经张开,仿佛随时就要把这个恶心的男人一击毙命。


 


“居然主动来和我见面,我好高兴啊……”Idate明显兴奋起来了,他一下子就跳进了大海,快速的游到Rocma所在的冰层下随着一声巨响破冰而出,“难道是我上次在你身上留下的爱吻痕迹还不够吗?”


 


那可是我对你的爱哦~


当然,你上次在我尾巴上留下的咬痕也清晰可见呢。


 


“少提上次的事!”冲上去就是一记飞踢,接着用利爪往Idate狠狠地划去。上次被他拖下海的回忆简直就是自己的黑历史,这次Rocma绝对不会疏忽大意了,不把他打成重伤也要把他打出极地岛。


 


“主动来迎合我的这点小傲娇我也很开心的哦。”直接用手接住了Rocma飞踢的脚,然后在她用利爪攻击自己时抓住了她的手臂然后给她来了一记背摔,Idate似乎挺享受和Rocma打架的时候,姑且就当是两人在交流感情吧?


 


“又来了。”鲸熊之间的打斗基本是极地岛上常见的日常画面,只要不把对方打死基本都没有人(敢)管,Rock已见惯不怪,身后响彻耳膜的打斗声也只会让自己担心会不会把鱼给吓跑。他把刚钓上来的鱼放进水桶里,然后又继续放饵。


 


也不知这样的日常有没有尽头。






 


03】


 


既然世界要被毁灭掉的话,那么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人是无法逃开的,


 


颜色稍微有点变黑了的海水逐渐把岸上的细沙吞没,涨高的湖面让枯叶不再会因为风的吹拂而直接沉默在湖底,已经有相当一部分的世界被蚕食殆尽。


 


在仅剩的陆地上,反季节的蒲公英已经盛开,随着风的吹拂散落在泥土中,然后被奔跑的人踏扁。头顶莫名变大了的骄阳让街上的人们寥寥无几,公共设施已经停止使用,大部分的人都呆在家里和亲爱的家人们共度最后的时光。


 


看来世界末日来临之际人们的反应也不如《2012》影片里的那般绝望。


 


原本喜欢弄哭红色卷发少女的变态警察罕见的没有欺负她,而是把用手铐铐着两人的手进行第一次的约会;


白色短发的恶魔少女撑着伞骑着同样是白发少年幻变成的独角兽四处散步,脸上依旧是笑容;


而蜈蚣男子抱着因为逐光而导致翅膀烧焦的白蛾少女走进了密林里……


 


看上去有点异常,但又和平时没什么不同,如果在以前的平时的话会好好珍惜吗?生命和世界都开始倒数,果然在一些人的心中都想在世界末日来临时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啊。


当然这时日不多的温存只限于成年人或实力较强的人,优胜劣汰已经开始了。


 


“这不是一直跟在Rock身后的小企鹅么。”远远地就看见了趴在地上的小黑影,等走近以后才发现是Peroco。Idate下意识的用脚摇了摇那个纹丝不动的身体——没有反应。


 


“别被晒干了啊。”抬起头看了一眼骄阳似火的天空,Idate继续向前走着。既然世界让原本处于寒带的地方感受一下亚热带或热带的气候也没办法了,原本宽阔的极地岛已经缩小了许多许多,冰层因为融化而分裂成了一块块,那个小海豹和她所中意的雪人也消失不见了。


 


还有那头懦弱的白狼和猫头鹰。


 


“Idate?”远处走来了一个矮小的扛着枪的企鹅,黄色的睫毛已经没以前那样好看。Idate一眼就认出了他是Rock,他的体力看上去还行,直径的走到了自己面前:“你看见Peroco了吗?”


 


“在那边。”往后一指,大概是因为双方的心情和体力都不佳,两个恶友见面后没有和以前那样互相嘴炮,而是像两个碰了头的普通熟人,随便的向对方招了一下手就擦肩而过。


啊啊、不知Rock发现Peroco后会露出何种表情呢?


 


不过,Rocma又在哪?


 


顺着Rock走过的脚印,Idate慢慢的爬上了较高处的一座冰山,很快就发现在最顶处有一个拱形的白色冰屋。虽然以前冰屋的主要作用是为了取暖,但是在现在的环境中,冰雪围起来的地方往往比其他地方凉快一些。


 


Rocma应该在里面吧?脑海里闪现了自己念念不忘的脸,抱着一线希望,Idate扶着冰屋的通道,稍微弯了弯腰钻了进去。


 


“Rock?”不出所料,前方传来了Rocma的声音,不过她呼唤的不是自己的名字。


“是我哦,白熊酱~”清了清喉咙,Idate又露出了那个看上去颇为阴险的笑容向坐在里屋的Rocma招了招手。


 


“咳咳……为什么是你?!”Rocma的鼻子还是对Idate身上的烟味很敏感的,她非常惊讶进来的不是自己的朋友而是自己讨厌的人,然后脸色马上发黑,怒火因为虎鲸的进入而冒出:“Rock呢?你给我滚出去!”


 


因为天气热,情绪本来就焦躁不安,现在看到Idate简直要爆发了。Rocma还没有等Idate回答,直径冲了过去举起利爪向他袭击——可是这看上去还算快速的动作在Idate眼里分明比以前的她要慢了不少,毕竟他以前可是和Rocma交手过许多次。


 


“Rock去找那只小企鹅了,而你……打算在末日来临之前就把体力给耗尽吗?”轻而易举的掐住了Rocma挥过来的手腕,然后也控制住她的另一只手。Idate仗着自己比较壮的男人身体用力的把Rocma压在地面上。


 


“虽然我现在的体力也不比以前了,不过我还是想劝你一句……”


“你想把这个冰屋给毁掉吗?”


 


Idate的话算是给盛怒中的Rocma泼了桶凉水,她慢慢冷静下来了。


这个冰屋的重要性在他们心中都很明白,外面的温度并不适合习惯在寒冷中的生物体质。虽然到时候世界末日来临他们谁也无法存活,但是他们还是想尽可能的生存下去。


 


谁愿意这么早就死掉啊。


 


“从我身上滚下来!”虽然是冷静下来了,但是Rocma可不想被Idate压着,对面传过来的温度和压制着自己的力道让人不爽,在眼前放大了的男人的脸更是让自己忍不住抬起脚就往他的腹部踹去。


 


“然后从这屋子里滚出去!”


 


腹部被这么一踹,Idate不得不松开了手,不过也好过被踹胯下。他捂着腹部微皱着眉头站了起来,不过嘴角还是扬着一丝笑容:“让我滚出这个冰屋吗?我又不会对你做那些有趣的事……”


 


“你不出去的话,我就先把你打死然后丢出去。”


Rocma迅速站了起来,前额的头发形成的些许阴影笼罩着她的眼睛,身体微微压低利爪举在胸前,似乎随时就要攻击上来,“我是认真的。”


 


“好吧,既然你如此强硬的话……”虽然觉得Rocma发怒的样子也很棒,可是Idate并不想让自己的体力就这样贡献给自己和她的战斗中。他耸了耸肩膀,然后走了出去。


 






04】


 


太阳火辣辣的照射着海水,怎么不见水煮鱼浮上来啊。


 


Idate在海水里游了好一会,喜欢较冷水域的虎鲸体质明显对此时较高的海水温度非常不适应。而且能作为食物的鱼也减少了许多,想当初这里的鱼可是一群一群的呢……


“不过也好歹抓住了一条。”从海面上探出头,Idate皱着眉头看着手中偏瘦的鱼。


 


话说回来,已经几天没见Rock了呢,是回冰屋了吗?


Rocma貌似也窝在冰屋里没出来呢。


 


抓紧手中的那条鱼,Idate慢悠悠的向冰屋的方向走去。


自从被Rocma赶出来后,他基本只游荡在冰屋的附近。对他而言过于炎热的天气已经让他脱去了西装外套,被白色衬衫包裹着他明显比以前略显消瘦的身躯。


 


“白熊酱~”微微屈膝看着黑洞洞的冰屋入口,Idate在外面叫了许久都没有人回应。


是不是出去捕鱼了呢,还是出什么事了?隐约的觉得不安起来,Idate直径走了进去。


 


“喂?!”


 


刚一进去就发现Rocma紧闭着眼睛倒在地上,Idate的心脏骤然一紧,急忙跑到她的身边蹲下来探了探她的鼻息——还活着,只是晕过去了。


 


是饿晕了吗?之前为了提防Rocma攻击自己,Idate都没来得及好好观察过她。此时的Rocma的身形也不比以前风韵了,也和自己一样消瘦了不少。而她身上那条厚实的白绒裙子,则微妙的掩盖了她变得消瘦的身材,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她和以前那样强壮。


 


话说回来Rock……算了,才不管他啊。


几乎没有多少犹豫,Idate掰开了Rocma的嘴,把手中那条刚捕获的鱼塞了进去。


话说回来如果现在偷偷亲她一下会怎么样?


 


“唔……”虽然意识不怎么清醒,但嘴巴一触碰到食物还是很主动的嚼食吞咽,Rocma很快就把那条鱼给吃了下去。再次进食的感觉让昏沉的她如同找到了一丝亮光,饥饿的肚子也没那么难受了,她的手指稍微动了动,然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啊啊……再也没有比刚睁开眼睛时就发现那头臭虎鲸在自己眼前放大的脸更可怕的事了。


 


“?!”其实在Rocma睁开眼睛时Idate也吓了一跳,毕竟自己正在实施自己的不轨行为。可是还没等自己直起身子,Rocma的拳头就向自己的胯下击去,正好打中了自己的……


总之,简直疼得要一命呜呼。


 


“……总是打这里的话……我怎么满足你啊……”头上滑满了黑线,因为剧痛Idate的身体都僵硬了,Rocma很轻易的就把他一脚踹开,一脸恼火的站了起来。


“你又来这里干什么!快点滚出去!”


 


“喂喂……好歹我刚才把我唯一抓到的一条鱼都给你吃了哎……”坐在地上背靠着冰屋墙壁,Idate捂着胯下留着冷汗抬起头扯出一丝微笑对Rocma说道,“而且你还真喜欢攻击我这里……”


 


“鱼?”愣了一下,但是嘴里残留的美味和不再饥饿的肚子提醒着Rocma刚才自己已经进食过了,明明自己已经呆在这里没有出去过……


不会真的是Idate吧?他救了我?


 


“……谢、”


“…………谢谢。”


沉默了好一阵子,Rocma扭过头小声的说道。


 


「这个样子也挺可爱的嘛……」大概是因为Rocma第一次向自己说谢谢,Idate颇为吃惊的睁大了眼睛,真希望自己没有听错呢。


 


“对了,你在外面看见Rock了吗。”就在两个原本关系紧张的人之间的气氛稍微变得缓和一些的时候,Rocma突然想起了自己的好友,转过身向Idate问到。


“他已经很久没回来了,因为外面太热我没办法出去找他。”


 


“……”听到Rocma的问题,Idate顿时就明白了。


他皱了皱眉头沉默着仿佛不愿意回答,自顾自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根烟叼在嘴里,然后打算拿出打火机时却发现口袋空空,看来烟是没法抽了。


 


早知道在最后那次遇见他的时候顺便拿走他的打火机。


 


“我知道了。”似乎也读懂了Idate的意思,Rocma扭过头抿了抿嘴唇再也没有说什么。


Idate抬头看了看她,突然觉得自己虽然在那么多人中应该是最喜欢Rocma的,但最读不懂她的也是自己吧。


 


一贯冷艳的背影显得有些落寞。


 


胯下已经不再那么痛了,大概是觉得自己再待下去会被再次赶出去,Idate识趣的站了起来准备离开。但身后的Rocma突然冒出了一句:“喂,你可以留下来。”


 


嗯?


 


“啊咧~虽然我是很高兴留下来的啦,可是你不是非常讨厌我的吗?”转过身挑起眉毛浅笑着看着Rocma,Idate扬起嘴角用带着一丝嘲笑的语气说道:“难道你就不怕我和你做一些好玩的事然后把你给弄哭?”


 


“还是说……你开始觉得孤独了?明明北极熊可是独居生物啊。”


 


“我果然最讨厌你这种男人了。”怒目瞪了Idate一眼,Rocma再次举起利爪警告他少说那些令人发怒的话,“因为失去了太多熟悉的东西,所以我也无法理解自己的行为了吧。”


 


“一直都是一个人的你怎么可能会懂。”


 






05】


 


日子也过去了好几天,情况似乎越来越糟了。


 


冰屋里的小小电视机已经不再播报末日来临的具体时间的新闻,而是变成了沙沙的雪花声,Rocma索性把它关掉。屋内滴水的地方越来越多,Idate也知道Rocma他们在制作这个避难所的时候用了许多冰雪,但是果然抵抗不过越变越热的天气啊。


 


Rocma正靠在椅子上眯着眼睛,对北极熊来说过于炎热的天气并没有让她脱掉那件白绒裙子。Idate在心里感到有些惋惜,其实他还挺想看一看Rocma脱掉裙子的样子是怎么样的,哪怕是和以前比起来不再风韵而变得消瘦了的躯体。


 


或许她就是为了掩盖吧。


 


犹豫了一下,Idate站了起来打算出去试试捕鱼,但是刚一踏出冰屋就被外面的烈日逼得退了回来。海水明显已经上升了不少,他们所在的地方原本是一片有着冰山的雪陆,现在看上去只是一座孤岛。


 


看来是没办法带着Rocma去寻找更加凉快一些的地方啦,而且她也未必扛得住。


不知在其他地方的人们怎么样了呢?


 


有点丧气的回到了冰屋里,Idate松了松领口坐在冰凉的地上。


其实能在这个小冰屋里、能在世界末日之前的每一秒都和Rocma呆在一起也不无聊,虽然不能打架交流一下感情。


 


话说回来,以前和Rock聊天时也聊到了世界末日,自己还说过想在世界末日来临之前把Rocma给推倒的呢。而Rocma则是想把自己大卸八块,不知她现在还记不记得呢?


 


“我问你哦,Rocma酱。”出于心中的好奇,Idate抬起头看着Rocma问道,“你现在还想把我大卸八块吗?”


 


“嗯?”睁开了一只眼睛侧目看着坐在地上的Idate,Rocma在一开始似乎有点搞不清楚他所说的意思,不过在沉思以后似乎明白了:“呼……在世界末日之前把你大卸八块吗?我倒是挺想的,虽然你的鱼尾很臭但至少能填饱肚子。”


 


喂喂,哪有北极熊吃虎鲸的道理的。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世界末日来的可真够平淡的。”总觉得把自己「想在世界末日来临之前把你推倒」的想法说出来会被胖揍、冰屋肯定要保不住,Idate很识趣的转移了话题,“没有恐惧和绝望,人们反而开始珍惜身边的一切了,有点无聊呢~”


 


“……”坐在一旁的Rocma不再说话。


或许他说的话还有点对吧,已经平淡到连白极熊和虎鲸都能和平的共处一屋的地步了呢。


她闭上了眼睛。








06】


 


空空的烟盒已经被扔在了角落。


 


原本还觉得今天和平常没什么不同,但随着一声「匡」的破碎声,冰屋顶部的一块沉重的冰砖因为融化而掉了下来,生生地把地面砸出了浅浅的坑。外面的阳光照射了进来,把有些昏暗的房间照亮,还伴随着几分热气。


 


啊、能和Rocma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开始倒数了吗。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Idate侧耳倾听了一下门外轰轰的海水声,也没有多说什么,稍微整理了一下有些歪斜的领带然后慢慢地站了起来,向坐在房子另一旁的Rocma走去。


Rocma的眼睛依旧紧闭着,也不知她睡着了没有。


 


话说回来Rocma很讨厌自己身上的烟味呢,也很讨厌我去碰她,如果我去作死一下会不会被揍呢?虽然已经默默脑补了被她胖揍的画面,虽然自己肯定能胜过她,Idate还是抱着一颗作死的心坐在了她的身旁。


 


也没有多加犹豫什么,在下一秒他直接用左手握住她垂落在身旁的右手


照射进来的明亮阳光给她染上了一层金黄,挺好看的。


 


“……”眼皮微微睁开,Rocma看了一眼被Idate握着的手,平静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


然后她又闭上了眼睛,并没有甩开Idate的手。


 


啊咧~算是默认了吗?好高兴啊,简直比在世界末日前推倒你更高兴。


Idate的嘴角扬起了一丝愉悦的微笑,屋外轰轰的海水声变得更近更响了。


虽然说出来你肯定也不会相信的吧,就算世界末日要在下一秒来临,也不会改变的事实。


 


我……


 


=== END ===


 


平平淡淡的鲸熊组果然非常难想象,虽然才八千字但因为遭遇了严重瓶颈期而磨了三天……


大概是因为这对CP本身就非常「暴」?但还是作死的用平淡的世界末日梗写了出来。因为末日而不得不温存在一起的两人,就算关系依旧紧张,但会不会也默认了对方的存在?


 


Idate最后没说完整的句子请随意代入或想象,留点遗憾其实也不错(被揍


OOC请见谅和指出,能看完的同好我表示感谢!下次再也不敢写平淡梗了,Idate你直接推倒Rocma算了!(跪着哭


 




补充①:串场的食虾/白毛/毒蛾是私心,轰轰的海水声是海啸的声音,全员死亡结局√


补充②:文章是隐企鹅组的,还有当Idate看见Peroco的时候她已经死亡。在设定中Rock在最后也找到了Peroco,至于他会抱着Peroco消失在哪里,也请随意想象。



评论

热度(44)

  1. 大概是种病冥亡之石 转载了此文字